屏风:中国古代使用最长久且最有民族传统文化的家具之一
2021-06-19



屏风起源于几千年前,它是中国古代使用最长久且最有民族传统文化的品种之一。《物原》中就有“禹作屏”的说法,但无据可证。《三礼图》说,“屏风之名出于汉世,故班固之书多言其物。”此说虽有根据,但还有比其更早的记载。《史记·孟尝君列传》中有“孟尝君待客坐语,而屏风后常有侍史,主记君所与客语”的记载,可知屏风之名在战国时期就已有之。而屏风的使用早在西周初期就已开始。不过当时没有屏风这个名称,而称其为“邸”。



屏风起源说



《周礼·冢宰·掌次》有“设皇邸”的描写,邸,即是指屏风。皇邸,就是以彩绘凤凰花纹为装饰的屏风。屏风也可称为“座”,是专指御座后所设的屏风,以示天子的“九五之尊”。


《尚书·顾命》:“狄设黼缀衣。”《礼记》:“天子设斧依于户牖之间。”郑玄注曰:“依,如今绨素屏风也,有绣斧纹所示威也”。《汉书·严助传》:“负黼依。”《师古注》:“白与黑画为斧纹谓之黼也,依读曰,之形如屏风而曲之,画以黼纹,张于户牖之间。”《三礼图》卷八,司几筵曰:“几大朝观、大乡射,凡封国命诸侯,王位设黼依(黼依与斧依同)。”其制,以木为框,糊以绛帛,上画斧纹,近刃处为白色,近巩处为黑色。名为金斧,取金斧断割之义。旧图云,纵广八尺,画斧无柄,设而不用之义。实际上,它不仅有屏蔽挡风的作用,也是一种很讲究的陈设品。



到战国时期,屏风的制作已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平。河南信阳战国楚墓出土的漆坐屏,虽属陪葬明器,然而制作技艺和工艺水平之高,令人惊叹。屏座由数条蟠螭屈曲盘绕,做工圆滑自然,加上彩漆的装点,蟠螭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屏风的作用



屏风除了皇权的象征外,实用性和文化、艺术内涵兼备也是其一大特点。汉刘熙《释名释床帐》谓:“屏风,言可以展障风也”。就是说屏风可以兼作挡风、间隔、遮蔽之用。可见,屏风自诞生之日起,就具有室内分割和室内装饰的实用性。而极为讲究的屏风制作工艺和屏风上记录的民俗民风、历史故事,使屏风具有了富贵祯祥、镇宅祛邪、平和性情、江山永固的精神和文化内涵。


随着时间的变化,屏风的作用也在慢慢地改变。我们在很多古装影视剧中,会发现,在卧室、大堂,或者是酒楼都有出现屏风的影子。这些屏风都起到一个隔断的作用,因为在酒馆吃饭的时候,每桌人都是不认识的,但是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又会谈一些私事,所以说此时的屏风就是起到一个保护客人谈话的作用,更进一步的保护客人的隐私,也能够使客人不会太过拘束。而放在大厅,还能起到一个装饰的作用。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 (局部)

放在卧室,特别是女子卧室,不会使房间因为毫无遮挡而一览无遗,起到保护隐私的作用。古时候,未婚的男女之间不能有所接触,屏风的设置可以方便两个人的交流,这是当时“发乎情,止乎礼”的一种礼节,特别具有含蓄的浪漫。



屏风的发展及特点



汉唐时期,宫室高大,起居必有屏风。这时的屏风大都比较实用,接地而设,多用于挡风、遮蔽和分隔空间,品种也趋于多样化,出现了多扇拼合而成的曲屏。晋代盛行折屏,屏风以纸为屏心,屏心以绘画为装饰。唐代时,高足家具开始流行,屏风也渐渐高大起来,有钱人家几乎都使用屏风,而书画名家在屏风上题诗作画也成为一种时尚。人们的许多活动,都是在屏风前后展开的。留下了许多像"祸起萧墙","退而三思"等历史故事。屏风多呈平面平板,下托以木构件, 形制简单。 


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中出现有很多屏风


入宋以来,屏风的位置更加重要,几乎是有堂必有屏风。其摆放的位置通常总是放在厅堂下面的正中间。家具多以屏风为背景设置,如在屏前设榻,或放一对绣墩,以备宾主对坐。如此陈设,几成定式。此时的屏风制作精美,除挡风、遮障功能外,更多是作为一种精神文化的载体,多设在主人会客之处。


宋代屏风的形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底坐已由汉唐五代时简单的墩子,一跃而成为具有桥形底墩、桨腿站牙以及窄长横木组合而成的真正的"座"。至此,完成了座屏的基本造型。但值得注意的是,始于明而盛于清的"披水牙子"此时尚未出现。纵观宋画中所绘的屏风,大都是这种有低窄底座的较为横宽的独扇屏风,给人以简洁平展、稳定之感。


宋代还出现了两种小型屏风:枕屏和砚屏。枕屏是一种放置榻端的小型屏具,其长度接近榻宽,比例低矮横长,其余造型型则与当时的大型座屏无异。在宋画《荷亭儿戏图》与《半闲秋兴图》中均绘有枕屏,其中一屏可看出有峰峦云水状纹理。枕屏置于榻端,有避风、避光、屏蔽卧态及审美诸功能,宋人有"枕屏铭"可以为证。


北宋·王诜《绣栊晓镜图》中的枕屏

 砚屏的称谓,始见于宋人著述。据宋赵希鹄《研屏辨》可知:砚屏是北宋苏东坡、黄山谷等人为刻砚铭以"表而出之"所创始的。这说明砚屏一开始就有书写展示文字的功用。还可知:砚屏的尺寸应该是"高尺一二寸","阔尺五六寸"才适用。这说明砚屏的比例是近似正方形的。这一点与枕屏有较大区别。枕屏、砚屏的中嵌石料,取石之天然纹理加强审美效果。《砚屏辨》中即记述了宋皇家不惜"旨以重赏宣取"美石做砚屏的故事。以苏东坡为首的宋代文人,也留下了众多赞美砚屏的诗句。宋代用来做砚屏的石料大致有以下几种:南康军乌石,取其坚实耐用,可以刻砚铭。黄山谷曾用其制作砚屏。虢石,即苏东坡用来做"月石风林"砚屏的"虢山石"。


宋人在题颂砚屏的诗文中,每每提到此石,如"吴家石屏者,虢工刳山取"。清人阮元则有"北宋虢山石,幻出月与松"之句。《云林石谱》说此石产虢州朱阳县,石质软呈紫白或黄白相间。可分段揭取,花纹如月如雾等等。从众多的宋人题铭来看,此石较为灰暗,常呈现出一种月色朦胧的景象。近年从古虢州地区的民间古家具中,常见到有嵌石板者,其色与《云林石谱》所述相符,中有题康熙年款者,说明直至清代,虢山石仍在开采使用。祁阳石,其纹理图象丛杂不清,历代著录都对祁阳石不怀好感。祁阳属湖广永州,故北京老匠师亦将一种混杂不清廉价之石为"广石"。蜀中石,其纹常呈小松形。


古画中的砚屏


明代的屏风较之宋代有新的变化。用于厅堂正中的座屏,入明后一部分已变成了直接落地固定的墙屏;明中期以后,屏座横木下沿逐渐出现了"披水牙子"。晚明时屏风底座更有加宽变复杂的趋势。明初的绘画中几乎没有见到过"披水牙子",而明中期弘治戊午刊本的《西厢记》插图中,十几座屏风里,已有四座带有很小的披水牙子。再晚些的万历年刻本的《南柯梦》和世德堂本《西游记》插图中,座屏风上的披水牙板都已很大很显眼了。而更晚的崇祯本《金瓶梅》的插图中,几乎所有的座屏上都有披水牙板,其形象优美且成熟。明末,部分座屏底座之间的横木上,开始出现了"矮老加绦环板",形制很象清代插屏的底座。但值得强调的一点是,据所知的所有资料中,尚未发现明代有"插屏"的记载。也就是说,分体组合的插屏都不会是明代制品。


枕屏消失于明代。在明代的绘画及传世的实物中,均不见有枕屏的形象。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有围子的罗汉床,被广泛使用于厅堂。我们在明人谢环于正统二年所绘的《杏园雅集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点。与宋画不同的是,全画中没有 一张榻,只有两张三面带围板的罗汉床,文人围绕其活动。另有两座小屏风分别放在两只高桌上,与各色古玩杂陈。其中较方高者为砚屏无疑。而另一个矮长者,比例则更接近枕屏。这说明宋代的枕屏已被明初的文人当作古董收藏而加以陈列观赏了。


明代还出现过笔屏。据明人高濂在《遵生八笺》中称:以宋旧玉"镶屏插笔,觉甚相宜"。亦有人执相反的态度,明《长物志》中则称:笔屏"置几案间,亦为可厌,竟废此式可也"。据明人著述,可知当时制作砚屏的石种主要为南阳石和大理石,二者均为宋石谱中所未见。宋石谱中所常见之虢石,亦不见于明人著述。据文献中的描述与传世实物的观察,发现南阳石与虢石无大的差异。南阳与虢州朱阳同在豫西南,两石应同属产于伏牛山的同一类型石种。


清·紫檀木嵌玉石座屏风


清代,屏风的品种激增。厅堂上多设中高旁低的"三山屏"、"五岳屏",其上有帽,下有座,威严富贵,中间摆放宝座,俨然皇家气派。北方还出现了炕上用的"炕屏";山西有可折叠的"寿屏";天津有墙上的"挂屏"。小型屏风里,除了石砚屏外,还出现了金漆、百宝、澄泥、翠羽、瓷板、玻璃等大量新工艺品种的屏风,种类繁多,争奇斗艳。其比例或高耸或横展,打破了明代砚屏方正的比例。清代屏风,形体雄大,又常配以大理石、西洋玻璃等。为适应搬运和施工的要求,大小屏风基本采用"插屏"结构。插屏结构就是把屏风分成上下两部分,分别制作,组合安装。这是清代屏风与宋明屏风最大的区别。除此之外,清代屏风还把宋明屏风一直沿用的"桨腿蕖花鼓墩"站牙,变为透雕番莲卷草站牙或拐子夔龙站牙。有的站牙还与腿柱一木连做成花瓶样,称为"壶瓶牙子"。


清代,砚屏一词已不大用,一般称石质插屏为"石屏"或"石插屏"。提到石屏,不可不提阮元。清乾隆朝名臣阮元在宦居云南时,对点苍山大理石屏倾注了极大的热情。自号"苍山画仙",题写了大量赞美大理石屏的诗文。在石屏上题诗刻文,始盛于此。阮元认为:"各石虽有造化之巧。若无品题,犹未击破混沌","此亦如人才不遇知己"。大理石苍润兼备,五色纷呈。时若四王山水,时若米家云烟,极具中国水墨意趣。阮元以精美书法诗文入石,犹如点睛之笔,极大地丰富了其美学内涵,提高了其艺术观赏价值,使石屏集诗书石于一体,不是画,胜似画。对中国的赏石之风在清代得以中兴,产生极大的影响。


屏风的种类




屏风种类繁多,主要有座屏、围屏、台屏和挂屏,文献中还常常提到有枕屏和砚屏,清代还有寿屏、炕屏等。 座屏有独屏式和多屏式。三屏式、五屏式的座屏常见于皇宫殿阁、官署衙门作陈设物,民间所用不多,现在在江南古典园林中,有不少清代中期或晚期的座屏、屏心多数镶嵌云石或祁阳石,画面呈天然山水景象,与环境吻合协调,使今天的人们感受到自明以来一贯的文人气息。 多扇可曲折的屏风称围屏,在平民百姓人家使用不多,所见实物除漆器产品外都采用优质硬木,制作工艺十分考究,雕刻多为精美之作,说明它是一种比较贵重的家具。明代小说《金瓶梅》这六十五回有“西门庆晚夕,也不进后边去,就在李瓶儿灵旁,装其一张凉床,拿围屏围着,铺陈停当,独自宿歇……”的描写,可知明人生活中常使用围屏。


清·酸枝镶理石挂屏

 

台屏是指陈设在案桌上的一种小型屏风,有的作固定座驾,有的作插座式,故又称小插屏,其形式与宋代的枕屏和砚屏几乎接近,屏心也多选用文石,给人以诗情画意的审美感受。大概自清代以来,这类台屏都被放置在厅堂正中的天然几上,摆设一起的有座钟、供石、瓷瓶等摆件,象征平安吉祥。江南民间还有所谓的“一厅三屏”之说,三屏指座屏、台屏和两侧壁面的挂屏。 挂屏以宽大为贵,或独幅或两条成对或四条成堂,清代江南地区广为流行。挂屏屏心皆以云石最多,不仅崇尚画面的水墨情趣,而且追求明人的题咏。清代中期以后,又有镶青花瓷板或五彩瓷板的,有的在屏心镂挖出不同几何图形的揩光,嵌进各种瓷片或大理石图案,也别具一格。



屏风文化




中国传统屏风设计是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及精神文化的繁荣发展起来的。屏风自产生以来除了象征皇权之外,还具备实用性、文化性和艺术性。屏风的造型与屏面上的色彩及字画可以和居室主人的性格、身份、爱好与审美观互相融合,起到“景、情、人”融为一体的艺术效果。因此,屏风能使古人们在五花八门、各类繁多的传统工艺中情有独钟。透过屏风的造型、屏面上的图案及文字,我们可以感受到大量的文化信息蕴含其中。


【礼制文化】


传统屏风在古代反映了一种礼制文化。屏风最早起源时就是作为御用器具,彰显天子威仪。而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屏风作为器具的实用性与艺术性不断显现,屏风的使用也从深宫内院走入了寻常百姓之家。但是阶层等级的礼制文化在屏风的造型、材料、屏面的纹样等方面都有体现。古代中国非常注重伦理及纲常,古人通过屏风来宣扬礼教文化和道德思想。宋代思想家李公麟言:“圣人制器尚象,载倒垂戒,寓不传之妙于器用之间,以遗后人。”说明了人造之物必须融入人的思想观念,并对此观念以直接的方式传承于世。所以屏风有教化、传行,以寓后人的观念性作用。



【 环境文化

中国古代的环境观就是风水观。风水一词来源于郭璞《葬经》中的“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风水忌风喜水,风要藏,水要聚。因此,屏风在中国风水文化中是作为挡风的器具来使用的。屏风可以使进入居室内的气流呈S型路线,使外界的气流减速,从而接近人体气血运行速度,使人产生舒适感。同时屏风还可以增加居室的曲折之美。通过屏风重新布局室内空间,使两个空间产生“亦隔亦透”之感,表现了中国道家的“有、无”相生相融、互为渗透之道。屏风还能满足人们的私密性和心理安全感的要求,所以,屏风在古代居室内使用极广。


【审美文化

传统屏风设计的发展是不同时代审美观的体现,更是社会物质发展的真实写照。西周时期屏风是为最高统治者天子所服务,所以这时期表现出的审美特点是井然有序的风格,以及“道器一体”的价值观念。春秋战国时期的屏风装饰纹样为生动活泼的动物纹以及表达现实生活情趣的场景纹饰。到了汉代屏风的品种更加丰富多样,更重视实用性和审美的统一,在纹饰上出现了流云飞动的装饰纹样。魏晋时期由于佛教的盛行,玄学的兴起,所以这时期屏风的设计风格追求简约、自然、多样、超凡之美


唐代屏风的体积更大,更容易装饰,也更能体现出主人的审美。这时期由于写实绘画风格的盛行,屏风上的装饰纹样多为写实的山水、人物与花草画,屏风成了唐人情感的载体。宋元时期屏风的样式承袭了前代,但是在造型上却更为精美,且出现了用大理石作为屏面的装饰,这表明了人们对于屏风的审美已由绘画转向了优美的天然纹理。明朝屏风工艺的发展到了巅峰,这个时期的特点是用材讲究、做工精细、造型别致、装饰华丽多变。清代屏风造型浑厚,体形庞大,装饰繁琐、富丽堂皇。 


纵观各朝各代传统屏风的发展,体现了中国审美文化的发展和变化,每个时代的艺匠都在屏风这一器具上展现自己最完美的手艺,每个时代的文人墨客也在屏风上抒发自己的情感和抱负。即使发展到现代,屏风也一直深深根植在我们的生活中,带着时代特色,与现代家居生活完美融合,守护hg0088新2网址导航的一路芬芳。而那些散落在历史里的屏风,也带着它们的使命成为收藏界的珍贵藏品,向世界讲述别样的中国文化。



----☆----☆----☆----☆----☆----

文字来源:网络、《明清苏式家具》

图片来源:网络、鲁艺

整理编辑:鲁艺

----☆----☆----☆----☆----☆----